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9

[詩戀] 成為詩人之偶然

偶然翻到兩個月前的聯副電子報,覺得孟樊寫的這篇如歌的行板 --戲擬瘂弦很有意思,遂抄錄於後:

偶然之粗暴
偶然之否定
偶然一口維士比和一小株梅花
正正經經在家看飯島愛作愛之偶然
以及村上春樹並非爵士此一認識之偶然
選戰,垃圾、大聲公,記者與SNG之偶然
戒嚴之偶然
打高爾夫之偶然
騎單車撞死之偶然
每天跑銀行之三點半吃沙西米

風一般吹起來的模仿秀之偶然。打開天窗說亮話
之偶然。雞尾酒療法之偶然。暗殺之偶然。陳水扁之偶然
戴艾瑪仕穿LV之偶然。寶璣錶之偶然
五克拉裸鑽暗藏之偶然
誠品、MP3、泡馬子之偶然
宅男腐女懶洋洋之偶然

而既被目為一座寶島總得繼續挺立下去的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老母雞在海峽的對岸
小地瓜在地瓜的田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