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0

[詩戀] 這也是一切

1977年7月25日 舒婷 發表《這也是一切─答一位青年朋友的《一切》》,許多人相信,這首詩是回應北島稍早發表的著名詩作《一切》。


不是一切大樹
都被風暴折斷;
不是一切種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裡;
不是一切夢想
都甘願被折掉翅膀。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說的那樣!

不是一切火焰
都只燃燒自己
而不把別人照亮;
不是一切星星
都僅指示黑暗
而不報告曙光;
不是一切歌聲
都掠過耳旁
而不留在心上。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說的那樣!

不是一切呼吁都沒有回響;
不是一切損失都無法補償;
不是一切深淵都是滅亡;
不是一切滅亡都覆蓋在弱者頭上;
不是一切心靈
都可以踩在脚下,爛在泥裡;
不是一切後果
都是眼淚血印,而不展現歡容。

一切的現在都孕育都未來,
未來的一切都生長於它的昨天。
希望,而且為它鬥爭,
請把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NP 問題就這樣解決了!?

P .vs. NP 是計算機科學一個很重要的未解問題,等級為 P 的問題是能在多項式時間內解決的問題,NP 問題則是能在多項式時間驗證解答是否正確的問題,顯然 P 問題是 NP 問題的子集,但 P 是否等於 NP,一直無法證明,也無法推翻

財務領域也有個很重要的有效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在有效市場裡,市場價格已經充分反應所有證卷市場的歷史訊息,所以分析過去的資料以預測市場未來走向是行不通的。

這兩個問題似乎是八杆子打不着關係,但是有位牛人Phil Maymin)嘗試證明這兩個問題是等價的,他投到 arxiv 的論文說他能夠證明如果市場是弱式有效市場(weak-form efficient market),那麼 P = NP,反之亦然。到目前為止,這篇文章我只讀了三頁,我想就算通篇讀完,以我的程度也無法判斷這位牛人說的究竟有沒有道理。若有高人能現身釋疑,小弟感激不盡。總之,我的感想,這位多才多藝的牛人,實在是太牛了

這篇文章應該要歸檔至 to_read_later 類別,只是 later 究竟是多久以後,我也不知道?

Markets are efficient if and only if P = NP
Abstract: I prove that if markets are weak-form efficient, meaning current prices fully reflect all information available in past prices, then P = NP, meaning every computational problem whose solution can be verified in polynomial time can also be solved in polynomial time. I also prove the converse by showing how we can "program" the market to solve NP-complete problems. Since P probably does not equal NP, markets are probably not efficient. Specific…

[詩戀] 一切

昨夜,手擎 Glenfiddich 18y ,讀北島守歲,竟一夜無眠:

一切都是命運

一切都是煙雲

一切都是沒有結局的開始

一切都是稍縱即逝的追尋

一切歡樂都沒有微笑

一切苦難都沒有淚痕

一切語言都是重復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愛情都在心裡

一切往事都在夢中

一切希望都帶著注釋

一切信仰都帶著呻吟

一切爆發都有片刻的寧靜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Daily Digest 2010/02/13

Image
20:53都是兄弟姊妹: 年夜飯後,家人在客廳聊天、唱歌,我獨自溜到書房上網,從 Google Reader 的分享項目裡,看到這篇 malingcat 寫的為了不再顛沛流離,在大年夜裡,為兄弟姊妹們祝禱。不論生活在那裡,天下的兄弟姊妹都... http://bit.ly/cd8WnDComment,Like 20:53都是兄弟姊妹
Comment,Like 19:50The hidden power of a gift
Comment,Like 19:49渠道和平台
Comment,Like 19:45Funny signs
Comment,Like 19:42为了不再颠沛流离
Comment,Like 19:36中国人不怎么爱讲理——转发
Comment,Like 19:28好多推友提到胡錦濤在福建的新聞,究竟是啥事情?Comment,Like 19:25RT @turingbook 家里宽带居然不好使了。借移动祝愿大家新年实实在在,快快乐乐,全家幸福安康,想干嘛干嘛,想吃啥吃啥。多读书,多知道些事儿。Comment,Like 19:24吃完年夜飯,現在喝飯後咖啡...酒等到 23: 59 再喝吧!Comment,Like 17:11@ALL, 春節好!: 今日除夕,推友 Fenng 推薦崔健的歌曲春節,如果你聽膩了老掉牙的「恭喜呀恭喜,發呀發大財…」、「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這首歌絕對夠嗆,Oh! Ye!@ALL, 春節好!還是一年一度 看起來... http://bit.ly/9oDBNIComment,Like 17:11@ALL, 春節好!
Comment,Like 16:45RT @hecaitou: 著名的@zhangfacai 同学居然用一串@符号批量拜年,我很愤怒。为此,我推出了我的拜年方式: 春节好!@allComment,Like 16:01快到吃年夜飯的時間嘍,祝大家新年快樂!Comment,Like 16:01imrchen 快到吃年夜飯的時間嘍,祝大家新年快樂!14:14RT @alisohani: Mapreduce & Hadoop Algorithms in Academic Papers (updated) http://is.gd/8g9ry@shashivelur#hadoop#mapreduceComment,Like

都是兄弟姊妹

年夜飯後,家人在客廳聊天、唱歌,我獨自溜到書房上網,從 Google Reader 的分享項目裡,看到這篇 malingcat 寫的為了不再顛沛流離,在大年夜裡,為兄弟姊妹們祝禱。不論生活在那裡,天下的兄弟姊妹都是一樣的:
一个座谈会上,谈到彼此对彼此的妖魔化。我说我们小时候看电视剧,国军败退的兵痞,散着风纪扣、倒拖着枪、进了村、抢老百姓的鸡、大啃鸡腿,猥琐可鄙。对方哈哈笑了,说我们也一样,只不过这可鄙的偷鸡的主人公,是你们“共匪”啊。我说我们小时候听到的口号一直是“解放台湾”,他们顿足说差不多,我们的是“光复大陆”。我说我们“抓特务”抓了很多年的,他们说我们“抓匪谍”也抓了许久的。我说你们那个宣传画是不是有问题啊,看照片上孙中山旁边好几个卫士,怎么到了油画上只剩下蒋介石一个人。对方说,你们不是也一样?那个“开国大典”的油画,又涂又改的,怎能算照录史实?说到热闹处大家连干了几杯金门高粱,到底是同胞,宣传思路一致到这个程度,不知该喜该忧。
文末 malingcat 提到龍應台前陣子出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正文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我想,如果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当然可以,同情、怜悯与理解,可以超越国家的界线、民族的界线、阶级的界线、党派的界线、阵营的界线、海峡的界线。但我不免又想,事实总是,受害的是“兄弟姐妹”,施暴的也是“兄弟姐妹”,受害者与施暴者集于一身的,还是“兄弟姐妹”。失败者、失势者、失踪者,他们不是笼统地被“时代”所践踏、污辱、伤害,而是被“时代”中的其他人、其他事、其他的势力和权力践踏、污辱、伤害。更为可怖的是,等到下一个“时代”的大波澜汹涌而来,有些兄弟姐妹们还是会剑拔弩张、反目成仇、互相践踏、互相污辱、互相伤害。每念及此,痛心疾首。
這時客廳裡傳來小弟醇厚的男高音,我們坐愛情的兩岸,看青春的流逝...

@ALL, 春節好!

今日除夕,推友 Fenng推薦崔健的歌曲春節,如果你聽膩了老掉牙的「恭喜呀恭喜,發呀發大財…」、「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這首歌絕對夠嗆,Oh! Ye!

@ALL, 春節好!


還是一年一度 看起來還挺新鮮
人心裏都清楚 該變的還都沒變
誰最會裝糊塗 誰就最有點兒遠見
誰這時候最激動 誰就最明白這點

一年一次機會 歡笑就是發泄
不是直來直去 也不是簡單強烈
拐彎抹角的點綴 不痛不癢的感覺
這是文化的魅力 這是東方的血液

周期並不太長 不過三百多天
不做長遠的計劃 就是最長久的保險
堅持穩固的防守 因為恐懼就在對面
還剩下事情一件 就是無止境的存錢

恭喜你發財 是最美好的祝願
祝你平平安安 八百年都不會變
聽聽酸歌蜜曲 永遠把溫情留戀
這是生存的智慧 這是福海無邊

春天已經到來 早就不太新鮮
身上有了股春勁 卻沒有愛的體驗
快樂的標准降低 雜念開始出現
忘掉了靈魂的存在 生活如此鮮豔

一年一次機會 坐在電視機前
欣賞當代的藝術 還是消磨寶貴時間
慢慢地看明白了 接收了新的觀念
安定團結致富 誰都別想超過極限

誰都別想超過極限 嗯

何必如此地嚴肅 莫非還是不太滿足
比比多年的以前 現在還是挺舒服
老老實實地掙錢 這是光明的前途
搞好那人際關系 那是安全的後路

三百六十五天 這是自然的規律
萬物都在輪回 還是穩定最有意義
生命不過七八十年 心裏早就明白
老人不再年輕 可是年輕人會老的

年輕人慢慢地會老的 嗯

Oh Ye

Top 100 tools for Leaning Selected by C4LPT

Judy Robertson introduced "Top 100 tools for Learning 2009" complied by Jane Hart, who founded Centre for Learning and Performance Technologies (C4LPT), in a post published on Blog@CACM. Not surprisingly,  the top three on the list are Twitter, Delicious and Youtube.


Top 100 Tools for Learning 2009View more presentations from Jane Hart.

到處點火從不缺席的微軟

Image
紐約時報的 Bits 部落格主筆 Nick Bilton 在上個月,比較 Google、Microsoft、 Apple 和 Yahoo 的產品策略,並製作了一個表格,比一比才知道,微軟還真的是在每個領域都不缺席啊(Microsoft really competes with everyone.)!

via bits.blogs.nytimes.com

科學研究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Imag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是和網路、資訊科技、科學有關的活動,不僅要有獨立的活動網站,還要把相關主題關鍵字集合起來,製作一個醒目的圖像,“外貌“平實一點的用文字製作成一個標籤雲,炫目一點的,就作個像銀河系一樣的宇宙圖像。像二月底在微軟大本營舉行的 Science Commons Symposium,就做了一個星雲圖,把科學界目前熱門的研究領域都放在這個“宇宙”裡。

大丈夫當如是另解

John Battelle (The Search 的作者) 昨日撰文推介Aardvark 公司的  Damon HorowitzSepandar D. Kamvar 一篇將在 WWW 2010 發表的論文 - Anatomy of a Large-Scale Social Search Engine,這篇文章和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撰寫的 PageRank 基礎的那篇著名論文只差一個字,這當然不是巧合,因為這篇文章不僅介紹 Aardvark 所開發的搜尋引擎, 並比較他們的做法和傳統搜索引擎的不同。就如 John Battelle 所介紹的,這兩位創業者的企圖心相當驚人,不僅試圖把自己的作品和成就 Google 的里程碑”接軌“,而且在矽谷,在創業前期的公司敢大方公開自己的技術基礎的例子實在不多。

John Battelle 條理分明的介紹這篇論文有趣和有意義(worth a read)的地方,論點十分有說服力,有興趣的人可以直接找原文來看,不過 John 也警告大家這篇論文有很多數學,大家自己看着辦(grin)。但是敝人覺得 John 的文章中最大的亮點是他提到 Brin & Page 的文章在 Google 創業之前並沒有一炮而紅,而是...couldn't even get their paper accepted。想到像 Brin & Page 這樣的大才尚且有這般經歷,似我等這般凡夫俗子,在投稿歷程上屢敗屢戰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事了。想到這裡,連日陰霾的心情似乎有點好轉...
First, the paper's authors, both of whom have worked at Google, clearly have a sense of potential history here, in that they not only crib Google's original paper's title, they also mirror the first line (substituting "Aardvark" for "Google", of course). Now that's some b*lls. Of …

FANS AND EXPERTS OF RECOMMENDER SYSTEM IN TWITTER (by Geeksensor)

Image
推薦系統高手 xlvector (用大陸的說法應該是大牛人)收集了三百萬則推特訊息,開發了在推特上尋找相關專家的系統 Geeksensor (原本叫做 twithunter),並且用他收集的資料製作了一個標籤雲(Yes, Yet Another Cloud),不才在下敝人我,不巧也在這朵雲裡面,咳。


太平有策莫輕題

上週聯合副刊登出董橋為賀余英時先生新書付梓寫的文章- 世態如彼 風骨如此,裡面談到九七之前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余先生引用黃宗羲詩婉拒發言的往事。歷來中國知識份子(當然大多數所謂的知識份子是有不少水分的)就有『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傳統,但是放言高論的心態和分寸是很有學問的,有的人自認本是士林中人,在國家機器之前卻不免露出上條陳的心態;有的人在某些專業領域得到傑出的成就,但卻以為一事通萬事通,胸中自有治國策,本人與外人都以國師視之。不論是仰視聖顏還是俯視眾生,開口之前默念三次『太平有策莫輕題』一定是有益處的啊! 八十年代中英兩國頻頻談判香港前途之際,余先生來信比較頻密,商議文稿事情之餘,常常要我告訴他香港的狀況,說他寄居香港多年,心情如佛經中鸚鵡以羽濡水救陀山大火,明知不濟,但「嘗僑居是山,不忍見耳」!那時候香港報刊論政文字熱鬧,有些很有名望的學人忘了自重,喜歡擺出向中共上條陳之姿態寫文章,許多朋友勸我邀請余先生寫些暮鼓晨鐘之作,余先生似乎只肯應酬一兩篇,有一封來信乾脆引用清初黃宗羲詩句,提醒讀書人不必帶著舊時代上太平策之心情為文字:「不放河汾身價倒,太平有策莫輕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