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EQ 何解?

在推特的時間線上看到一句話:「聰明的女人,在知道自己的錯誤後,會原諒自己的丈夫!」,看到這句話的當下,忍不住想嚎啕大哭。見好就收,明白進退,在今日是多麼難得的美德,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 EQ。套用一句我從大陸同胞那兒學來的說法,看到這推就忍不住內牛滿面啊。

我沒出息的「內牛滿面」被妻知悉,只換得默然和冷臉。對於被寵壞的,不知 EQ 為何物的人們,這句話不啻是挑戰一言堂的另一種說法吧。

人生就是戲

Image
晚上到泰山泰水家裡為丈母娘慶祝母親節,村子裡的廟恰好請了一台布袋戲在廣場前表演,於是用手機試着拍了幾張照片,鄙人技術太差,只有這張勉強可看。

[詩戀] 數學課

上個星期智邦電子報的每日一詩選了懷天的數學課,高三那年旁觀定理公式在刀光劍影中械鬥的我,後來念了數學系。大一那年,準備微積分會考的我們,白天在課堂裡繼續高三課堂中未完的正邪決鬥,晚上在宿舍限電後點着蠟燭做習題...


映入眼簾的希臘文


寫滿在課堂黑板


識得幾個阿拉伯數字


看不見牛頓的蘋果


無法體會這些淺白文意


茫然呆坐


周公已佈好棋局等我


金庸在抽屜裡招手


一大堆定理公式械鬥


刀光劍影在計算紙上


高斯與胡適的宿命拉鋸戰


由工程計算機宣判結果


李白與唐寅問我選誰


我選擇了 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