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0

[Video] Damon Horowitz at TEDxSoMA - Why Machines Need People

推友@alisohani 強力推薦Aardark  共同創辦人 Damon Horowitz 今年一月在 TEDxSoMa 的一場演講 Why Machines Need People,TEDxSoMa 網站簡明扼要的說明 Damon 了他進入職場後的精彩轉折,同時也在文中說明了演講的重點。這是一個放下職場光環,回到學校念哲學博士,再回職場創業的牛人,這裡不是說有 PhD 學位的人都叫做哲學博士的那個“哲學”,他是真的到 Stanford 主修哲學!

這個當初對於技術懷抱宗教情懷 (when I went into college, I became very religious),篤信技術(I believe in technology)威力的牛人,在這個演講裡給我們的 final take away 是 Technology cannot solve all of our problems for us; the task of thinking is still ours。有意思,是不?

補充一點,Damon 說話的速度很快,還好Youtube 的字幕功能已經進化到夠強悍的地步。



[Video] Weird, or just different?

fcamel在他的部落格裡介紹了一個 CD Baby 創辦人Derek Sivers 的演說:"Weird, or just different?",內容很有趣,短短兩分多鐘,主旨就是:縱然你有很好的理由相信你自己是對的,但千萬要記住,與你相反的意見也可能是的 (Whatever brilliant ideas you have or hear, the opposite may also be true.)。

[看圖不說話] 如果這是歷史

Image
我知道全世界(好吧,說全世界有點誇張,資訊界的某些人)都在辯論 Facebook 會不會比 1984 裡面的老大哥可怕,而信奉水果教的信徒們,則在擔心為了要看色情影片 的而背叛教主 Steve Jobs 的隱私會不會被人揭露。像我這種只關心小我得失,一點都沒有身為地球公民的覺悟的角色,實在是太自私了,我的想法是:管他的,活到這把年紀,自私一點又何妨!?



See Also:
改論文的心情AAUGH

[詩戀] 欲買桂花同載酒

劉過唐多令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


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繫舟猶未穩,能幾日,
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 ?


舊江山渾是新愁。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
 少年遊。

Start my day with a cup of coffee

Image

What makes a good paper?

IBM Almaden 研究中心 的研究員 Tessa LauACM 通訊部落格發表了一篇文章,談到幾個學術會議的論文審稿過程的不足與爭議,文章末了她提出她心目中合格的 HCI  論文,應該要達到的標準,雖然她談的是她專長的  HCI 領域, 我認為這些標準對於資工領域的研究都是適用的,所以抄錄於後:

Clear and convincing description of the problem being solved. Why isn't current technology sufficient? How many users are affected? How much does this problem affect their lives?How the system works, in enough detail for an independent researcher to build a similar system. Due to the complexities of system building, it is often impossible to specify all the parameters and heuristics being used within a 10-page paper limit. But the paper ought to present enough detail to enable another researcher to build a comparable, if not identical, system.Alternative approaches. Why did you choose this particular approach? What other approaches could you have taken instead? What is the design space in which your system represents one point?Evidence that the system solves the problem as presented. This does not have to be a user study. Describ…

午後

Image

如何搞定 Google Search 的 Twitter Timeline 介面

Image
Google 公布開放 Twitter 歷史資料搜尋的同時,也提到呈現搜尋結果的 Timeline 介面,但是我昨天試了一下午,總是看不到時間線。直到今天看了Google Operating System 的介紹,仔細研究幾個範例(例123),才發現網址列裡面的玄機,後來用瀏覽器的 smart keyword 功能,建了一個智慧搜關鍵字 tl,設定完畢後,就可以在網址列直接輸入 tl  Yankee ,以時間線介面,選擇看到 Yankee 在 Twitter 訊息流裡面特定時間點和範圍裡出現的順序和內容 (見下圖)。




智慧關鍵字的網址設定如下,因為目前此功能只有英文幾面才開放,所以必須指定使用英文(hl=en),雖然用這個繞路(work around)的方法,暫時解決 Twitter Timeline ,不過我總覺得不對勁,依照 Google 公布 的說明,不需要這麼麻煩就能看到時間線,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錯?請高手為小弟解惑。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en&tbo=1&esrch=RTReplay&q=%s&tbs=mbl:1


對 Twitter Archive Search 的期許

Image
幾乎是同一個時間,網路上出現兩則和推特歷史資料搜尋有關的重要新聞,先是 Google 宣布將在未來幾天內在英文介面提供完整 Twitter 歷史資料搜尋 功能,雖然開放初期資料僅追溯至今年(2010年)二月,之後資料將會補全至 2006年 3 月 21 日。然後美國國會圖書館透過推特宣布,國會圖書館將取得從 2006 年 3 月起推特的所有歷史資料(entire Twitter archive),在推特中國會圖書館表示細節隨後才會公布。這是任何關心網路技術發展、網路文化與生態的觀察者、學者(正在學習的人),都不可能不開眼展眉的消息。

(在我的機器上搜尋 twitter archive search 的結果)
歷史資料的開放,提供研究人員更多的機會和可能,透過這些資料,對 social network 的運作、社群成員的互動模式、訊息的傳播與互動,必然可以有更多更深的理解。透過資料的整理和爬梳,以及時間線(timeline)的視覺呈現模式,我們對實體世界發生的事件的發展脈絡,也可以有更清楚直觀的理解。

ars technica 的資深編輯 Nat Anderson 的文章,提供了一個更宏觀的視野,這些出自非歷史學家的第一手參與各種事件的自白和陳述,就如近年史學界開始重視的口述歷史一樣,有助於我們更了解這個時代。胡適當年鼓勵他的朋友寫日記、自傳,像推特這樣的資料,提供精英的庶民們,用另外一種方式留下和自傳作用類似的資料。

雖然吾人對推特歷史資料的開放懷抱很高的期望,但是所有的細節都還沒有正式開放,資料格式和使用方式我們仍然一無所知,就像 ReadWriteWeb 的專欄作者 Marshall Kirkpatrick所說,還有很多問題待澄清(Lots of questions remain),開放資料的願景和承諾究竟要何如兌現,還有的瞧呢!推特的共同創辦人 Evan Williams 昨日在推特開發者大會 Chirp 上,用不到 140 個字,很推特風格的結論概括他的發言
Williams ended with three takeaways, and he offered them in less than 140 characters: “Keynote takeaways: 1. Twitter is evolving. 2. the goal is to serv…

Coffee Time

Image

誰來教我 (II)

SEO by the SEABill Slawski 一口氣列出 14 種寫作部落格文章的破題手法,你最常用的是那一種(幾種)?  (看到 Bill Slawski 的分析,突然想到兩年半前的舊文:誰來教我 寫博文)
a. Using a journalistic inverted pyramid style, where you begin your post with the most important text first, answering typical journalist questions such as ‘who,’ ‘what’, ‘where’, ‘when’ and ‘how’? paragraph.b. With a story or anecdote or case study that might capture visitors’ attentions rather than first providing the central fact or opinion behind your post.c. With a statistic that might surprise or generate responses or both.d. In a question and answer format, where you provide a set of questions and their answers, possibly starting with what you might consider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and answer.e. Following a narrative or timeline, where you begin at the beginning and work forward in time.f. In a conventional essay style like you might have learned at school, where you build a foundation for an idea or set of concepts and then show the conclusion.g. By referri…

[Video] 結合數位筆和觸摸式螢幕的輸入方式 Manual Deskterity

微軟研究院公布了一個結合數位筆和觸摸式螢幕的輸入方式的研究專案 Manual Deskterity ,從公布的視頻看來,的確蠻有意思 的喲!


誰還記得 TSR

Image
最近蘋果陣營裡面除了 iPad 首賣之外,另外一個同樣受人矚目的消息就是蘋果透露 iPhone OS 4.0 將要推出的新功能了。iPhone OS 4.0 將要支持多工multitaksing)是蘋果宣布的消息裡面,很受人矚目與議論的項目,在眾媒體與評論家的回饋反應中,我最欣賞 Geek and Poke 的 Finally Apple Has Discovered TSR !

Geek and Poke 說的妙,今夕何夕? TSR,好遙遠卻又能激發我熱血的字眼,從大學畢業之後,我的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用 Turbo C 開發一個 TSR 呢!!!

Really? WOW!

Daily Murmur 2010/04/09

Image

企業主管最不爽 IT 的八件事

Image
一位專注於讓企業主管理解資訊科技價值的企管顧問 Susan Cramm 根據她甫出版的新書,整理出一份簡報:企業主管最不爽 IT 的八件事。這份清單最早曾經在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部落格發表過,第一版 的文字有點拗口,經過沉澱後,書裡面清單的第二版淺白易懂多了。

不管這份清單有多長,八點也罷,十點也好,我試着把企業主管們的怨念翻譯成白話如後:IT 總是不說些正常人能聽懂的話,沒人知道他們在幹啥,這幫技客只顧着想方防設法從公司口袋裡挖錢買些昂貴無用的“玩具”,根本不在乎公司需要;更可惱的是,花了錢卻沒有把事情辦好。



Susan Cramm 的第一版和第二版清單摘要條列於下,有興趣的讀者請點擊連結讀詳細文字說明,不過我想上面的白話說明,已經足夠了。

第一版
IT Limits Managers' AuthorityThey're Missing Adult SupervisionThey're Financial ExtortionistsTheir Projects Never EndThe Help Desk is HelplessThey Let Outsourcers Run AmokIT is Stocked with Out-of-Date GeeksIT Never Has Good News第二版
IT Limits Managers' AuthorityConsists of condescending techies who don't listenDoesn't understand the true needs of the businessProposes "deluxe" when "good enough" will d doIT projects never endIs reactive rather than proactiveDon't support innovationIT never has good news

輓歌

過去有不少人(包括我)認為:推特(Twitter.com)的成長,與琳琅滿目豐富多彩的第三方應用有關,而外部應用程式之所以能百花齊放,則是得利於推特謹守發布/分享的核心機制及開放的 API 政策。

另一方面,從很久很久以前就關心推特究竟有沒有 Business Model 的各方豪傑,在各種場合提出自己的診斷和藥方,除了財務角度錢從哪裡來的夸夸其談之外,技術和功能角度最常見的建議,就是把各式各樣的功能,例如 URL Shortener 、 Picture Uploader,加進推特的主網站,簡而言之,可以用一句 you might not want to use a third-party client 來概括。

這是個嚴肅而不易有定論的問題,企業若是要做大做強,究竟是包山包海,一分一毫都納入自己荷包;還是呼朋引伴聚義梁山,攻守同盟,有錢大家賺?如果失了人(開發人員是人嗎)心,事業可能成功嗎?

Mathew Ingram 今日在 GigaOm 發表 的 Yes, Twitter Will Drink Your Milkshake,把推特的問題再次整理爬梳一遍,雖然沒有什麼具體結論,但是有個原則是很清楚的,作為營利事業,推特要思考公司的最佳利益(best interest),不是考慮其他公司的感覺。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推特想要稱霸江湖,當然不會也不能考慮一言一行是否溫良恭儉讓。


這個問題,只有一個答案,Mathew Ingram 說某開發者曾經如是對他告白:『選擇這條路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行走江湖的風險,不管發生什麼,只是遲早的事罷了』我們都不再年輕,應該早已明白人在江湖的道理,不管是混哪裡的,人生註腳無非都是一首江湖輓歌..
Ever since I started developing applications based on Twitter, I knew about the risk that they could do some of the things I was working on themselves. So none of this should be a surprise to anybody. If anything, I think they took too long. It's in Twitter's best inter…

宅男畫像

Image
很早以前,我就在推特上分享過這張圖,再次看到,心裡還是很有感觸,窩在家裡寫論文的我,閱讀、娛樂、社交全都在電腦裡解決了,離了電腦,我還是完整的人嗎?


vi vi.sualize.net

搜尋引擎能給我們更美好的未來嗎?

Image
ReadWriteWebMike Melanson 昨日(2010/04/05)發表一篇短文,文中說明他發現如果使用 Google 搜尋“我想死”(i want to die),在搜尋結果上方,出現防止自殺熱線的訊息(圖1中用紅框標示的項目)。文末,作者問了一個問題 Do we want Google to simply act as a firehose of data or can we expect it to tailor its results to do better for the world?

如果一個人能“舉一隅,而以三隅反”,我們認為這個人夠聰明,肯思索;如果”舉一反三“的不是人類,而是用演算法建構的資訊系統呢?

這問題背後隱含好幾個問題,首先,現有技術搜尋內容判斷搜尋者企圖的能力是否夠好?做了判斷之後,搜尋引擎的資料庫裡面是否有足夠多的資料能夠舉一反三?最重要的是,這樣能帶給使用者最大的效益嗎?面對這些問題,我沒有答案,Mike Melanson 也只是問 what do you think (很老實也很滑頭)?

筆者做了一個小實驗,分別搜尋 “i want to die”和 "我想自殺",圖 2, 3, 4 是測試結果的截圖,不論是否使用搜尋輔助套件 Surf Canyon,搜尋 ”i want to die“ ,都不會顯示防止自殺熱線,搜尋“我想自殺” 結果的第一條,竟然是“推薦跳樓地點”。

做了實驗之後,我的腦子裡又多了一個問題,Google 所打造的幸福未來,還是有地域之別的!?

(圖1:RWW 文中所使用的圖例,紅色方框是筆者加上去的)

(圖2:這是在 Chrome 瀏覽器中使用套件 Surf Canyon 的搜尋結果)

(圖3:這是完全沒有使用任何套件的搜尋結果)

 (圖4:搜尋“我想自殺”的結果)

[簡報] 雲端應用於數位典藏的思考

ilyagram2010 網際網路趨勢研討會中演講,談他對雲端應用於數位典藏的思考,簡報內容可從研討會網站下載,也可至 SlideShare 瀏覽。簡報內容簡潔有力,條理清楚,是很好的示範,簡報第20頁,有簡報中使用圖檔 Credit 說明,是國內簡報比較少見到的,這一點很值得學習。

OpenID與數位典藏的應用
View more presentations from ilya.

Two Cups A Day

Image

[Video] Raul Midón at TED

英國媒體衛報,稱讚音樂人Raul Midón,說 "There are times when you're reminded of a sweet-voiced Ray Charles, or Nat King Cole, but everything about Midon reveals a strong, individual and totally musical mind at work."。他是個多才多藝的歌手/吉他手/詞曲創作人,他在現場表演的時候,混合吉他演奏、歌聲和以口技表現的小喇叭樂聲,非常迷人。

在生涯初期,許多人告訴自小失明他:"You can't do that, you're not going to make it.',但是不信邪的 Raul Midón,用事實告訴那些人,他們都了。就如 TED 網站上對他的介紹:His life story is as inspiring as his musical vision

下面是 Raul Midón TED 2007 表演  Tembererana 和 Peace on Earth 的視頻,非常棒的音樂。TED 的字幕功能很貼心,不僅嵌入式播放器有字幕選項,到 TED 網站觀賞視頻,點擊 TED 網站視頻播放頁面右邊的 Open Interactive Transcript 也可以看到英文字幕。

Tembererana


Peace on Earth

魏武揮談讀書

大陸地區著名博客魏武揮昨日撰文推薦中國互聯網史閱讀清單時,順便提到他的閱讀態度,他提到四個有意思的觀點,供讀者參考。這個讀書方法與態度,基本上是針對人文社科類的書籍而發,但是對任何領域的閱讀都有啟發作用。
一本书,是作者的观念表达。作者并不是为某一个人写的,故而作为单个的读者——你,要时刻明白这一点。一本书,如果有50%以上对你来说看得津津有味或有共鸣启发,那就是很好的书了。如果只有30%,那就是凑合,只有10%,虽然不值得买,但也可以考虑借来翻翻了。反过来,如果有70%,那就是经典——特指对你而言。如果有90%,呵呵,不好意思,阁下缺少独立思考的能力Michael MitzenmacherHow to read a research paper 裡面說的第一點: Read critically! 大部分文科类的书,结论都不可能是百分之一百正确的。人文社科,讲究的是一个切入角度和观察视角。这个道理就像盲人摸象,不可能有本人文社科的书的结论是100%的真理。故而,看到某些地方,你认为纯属胡扯,那是极其正常的事。我覺得這是第一點的另外一種說法,作為讀者,如果一點“自己”的想法都沒有,就像叔本華說的那樣,讀書的時候,我們的腦子實際上是別人思想的運動場,讀的越多,思維能力喪失的越多。 总体说来,通常“著”比“编”强,“译”比“著”强。前者是指编的书很多是东拼西凑抄来的(如果是一个人编的话,论文集例外),后者是指翻译的书比土产的书强。翻译的书,涉及到一个版权金的问题,出版社会考虑再三再出书,故而有个市场过滤机制在里头。特别是人文社科类的。我国社会学一大门学科,是改革开放后重启的,人才青黄不接,有水平的,不是我崇洋媚外,的确是海外书居多。特别是教材一类的书,老外的书的引注,相当严谨,你可以顺着这些引注,去找更多的书来看。這個“總體說來”的結論,有點“中國特色”的XX主義的味道。不過我想,台灣的狀況應該不會差太多吧? 不要轻易去看所谓原著。很多大学生拿着教材问老师问题的时候,老师会说:要看原著啊!我这里得告诉诸位,老师这个回答是有个前提的:ta以为你真得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只有你的确很有兴趣并立志做一番深刨的情况下,可以去翻点原著来看。如果你只是想粗粗了解,教材就够了。为什么呢?因为原著是有作者倾向的,而教材则是寻求“述而不作”,公平介绍各种理论观点的。前面说过,人文社科,没有…

Daily Murmur 2010/03/31

Image
21:23#read 豆瓣首席架构师洪强宁的年度展望 http://bit.ly/cfB71y#douban (via @gycheng)Comment,Like 21:16RT @hao520 《聯合新聞網》美麗的錯誤 鄭愁予戰詩被當情詩:「『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廣為傳誦。實際上,它是敘述鄭愁予年少戰亂的記憶。」 http://bit.ly/cquoLXComment,Like 21:13RT @gycheng RT @neal_lathia: #ecir2010 personalizing web search with folksonomies-based user and document profiles http://bit.ly/biLiLYComment,Like 21:13RT @gycheng 豆瓣电台上凡是听着觉得好听的,都是我已经打过红心的:S 呼唤新歌 #douban (同感! 呼喚新歌 + 1)Comment,Like 20:18Liked/Commented: M F: Frozen Bay, Pruning Vines (via farlane)

Comment,Like 16:29Liked/Commented: spin: YouTube - 黃大煒-愛讓每個人都心碎

Comment,Like 00:05Daily Murmur 2010/03/30
Comment,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