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5, 2008

還是傷春悲秋

夜讀席慕蓉人間煙火,看到這麼一段話,怎麼也不忍翻過下一頁,於是幹脆把它抄錄下來:
在一首法國香頌《枯葉》的歌詞裡,有這樣的幾句:

生命溫柔而又緩慢地將

相愛的人分離
不發出一點聲息

是的,千百年來,在每個的心中,許多觸動也往往是無聲的。有時,從最深的觸動裡所引發出的突然的淚水,也很難解釋,只好任由這個社會將它嘲諷為極端的「傷春悲秋」。

其實,恰恰相反,「傷春悲秋」並不是軟弱的行為。

沒有什麼能比一顆的心更為堅定與強韌的了,歲月流光從她的身體中穿過,無時無刻,她都在感受著生命那難以描摹的逼迫,有時,只能以淚來釋放,有時,只能以筆來捕捉
我想,把人換成,更能確切描摹我讀這段話的心情...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蓮花

~ 林徽因 · 馬雁散文集 · 蓮燈 ~ 馬雁 在她的散文《高貴一種,有詩為證》裡,提到「十多年前,還不知道林女士的八卦及成就前,在期刊上讀到別人引用的《蓮燈》」 覺得非常喜歡,比之卞之琳、徐志摩,別說是毫不遜色,簡直是勝出一籌。前面的韻腳和平仄的處理顯然高於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