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寫給未來的自己


很久以前就決定要在我和 Bob Dylan 都在這時空中消逝之前,聽一次他的現場演唱,今夜親聆大佬的歌聲,於我不僅是親歷一個時代標誌人物的(可能)最後風采,在安可歌聲中冥想,恰好也是反芻自己孟浪幼稚前半生,為自己的不自量力與明知其不可而為之做個註腳與見證的時機。

未來,我還是會繼續做各種愚不可及的蠢事,但那又怎樣,愚不可及又如何。太上忘情棄世,其下不及與言,在塵網中跌跌撞撞的,正是我輩這種假的聰明人。我心磊落,縱或浮沉顛倒,只要一顆本心還在,明天定然還看的到陽光。

今夜小巨蛋裡的聽眾比想像中少,平均年齡層卻又比想像中低,有趣的現像。雖然在場中曾經自責應該先做好功課再進場,但是,就算想事先做準備,預習這件事,對從不事先公布曲目,也不允許在現場放投影幕的 Dylan 伯是沒有用的。接近 100 分鐘的演出,含混不清的咬字和沁人心脾的口琴聲(真的好喜歡 Bob 吹的口琴)同樣令人顫慄,演唱到了五十分鐘之後,歌者和樂隊情緒益發的癲狂了。總之,不論媒體報導說些什麼,所謂專業樂評怎麼評價,我喜歡這個送給自己的禮物。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評估推薦系統(一)

備忘:在 Mac OS 環境安裝 Python 開發工具

[詩戀] 鄭愁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