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有策莫輕題

上週聯合副刊登出董橋為賀余英時先生新書付梓寫的文章- 世態如彼 風骨如此,裡面談到九七之前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余先生引用黃宗羲詩婉拒發言的往事。歷來中國知識份子(當然大多數所謂的知識份子是有不少水分的)就有『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傳統,但是放言高論的心態和分寸是很有學問的,有的人自認本是士林中人,在國家機器之前卻不免露出上條陳的心態;有的人在某些專業領域得到傑出的成就,但卻以為一事通萬事通,胸中自有治國策,本人與外人都以國師視之。不論是仰視聖顏還是俯視眾生,開口之前默念三次『太平有策莫輕題』一定是有益處的啊!
八十年代中英兩國頻頻談判香港前途之際,余先生來信比較頻密,商議文稿事情之餘,常常要我告訴他香港的狀況,說他寄居香港多年,心情如佛經中鸚鵡以羽濡水救陀山大火,明知不濟,但「嘗僑居是山,不忍見耳」!那時候香港報刊論政文字熱鬧,有些很有名望的學人忘了自重,喜歡擺出向中共上條陳之姿態寫文章,許多朋友勸我邀請余先生寫些暮鼓晨鐘之作,余先生似乎只肯應酬一兩篇,有一封來信乾脆引用清初黃宗羲詩句,提醒讀書人不必帶著舊時代上太平策之心情為文字:「不放河汾身價倒,太平有策莫輕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