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兄弟姊妹

年夜飯後,家人在客廳聊天、唱歌,我獨自溜到書房上網,從 Google Reader 的分享項目裡,看到這篇 malingcat 寫的為了不再顛沛流離,在大年夜裡,為兄弟姊妹們祝禱。不論生活在那裡,天下的兄弟姊妹都是一樣的:
一个座谈会上,谈到彼此对彼此的妖魔化。我说我们小时候看电视剧,国军败退的兵痞,散着风纪扣、倒拖着枪、进了村、抢老百姓的鸡、大啃鸡腿,猥琐可鄙。对方哈哈笑了,说我们也一样,只不过这可鄙的偷鸡的主人公,是你们“共匪”啊。我说我们小时候听到的口号一直是“解放台湾”,他们顿足说差不多,我们的是“光复大陆”。我说我们“抓特务”抓了很多年的,他们说我们“抓匪谍”也抓了许久的。我说你们那个宣传画是不是有问题啊,看照片上孙中山旁边好几个卫士,怎么到了油画上只剩下蒋介石一个人。对方说,你们不是也一样?那个“开国大典”的油画,又涂又改的,怎能算照录史实?说到热闹处大家连干了几杯金门高粱,到底是同胞,宣传思路一致到这个程度,不知该喜该忧。

文末 malingcat 提到龍應台前陣子出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正文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我想,如果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当然可以,同情、怜悯与理解,可以超越国家的界线、民族的界线、阶级的界线、党派的界线、阵营的界线、海峡的界线。但我不免又想,事实总是,受害的是“兄弟姐妹”,施暴的也是“兄弟姐妹”,受害者与施暴者集于一身的,还是“兄弟姐妹”。失败者、失势者、失踪者,他们不是笼统地被“时代”所践踏、污辱、伤害,而是被“时代”中的其他人、其他事、其他的势力和权力践踏、污辱、伤害。更为可怖的是,等到下一个“时代”的大波澜汹涌而来,有些兄弟姐妹们还是会剑拔弩张、反目成仇、互相践踏、互相污辱、互相伤害。每念及此,痛心疾首。

這時客廳裡傳來小弟醇厚的男高音,我們坐愛情的兩岸,看青春的流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