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唱給未來的自己聽

好一陣子,讀書筆記寫的不多,倒是傷春悲秋的東西炮製了不少,於是不得不面對師友親人的「關注」和「提醒」。面對大家的關心,鄙人當然是虛心檢討,從此少說廢話啦。不過,今日在 Scientific American 看到傷春悲秋有益身心的最佳辯護,心理學家 James W. Pennebaker 說,他在 1980 年代發現,把自己的情緒變化寫下來,對書寫者的健康有益。

啊哈,感謝親友團的關心,往後鄙人要是在此胡言亂語,純粹是為了健康著想啦。

坦白說,今年三月底到六月初一場莫名而來的病,給我莫大的困擾,身心都受到極大的磨礪摧折。但職場裡面碰到的周折,除了事件發生當下的不快,我倒不是這麼看重,只是慨嘆人性果真如此,奢求奇迹例外不可得而已。

奇妙的是,當初那些人與事的負面猜測,都在心有所感後不久直接、間接的證實。不知是該高興自己始終心明眼亮,或是隨著年紀益發洞燭世情,還是有超強的第六感(grin)。

四月初,聽過 Bob Dylan 演唱會後,寫了篇《給未來的自己》,提醒自己莫忘本心(還有,莫做爛好人)。今晨,博士班同學在 FB 上分享梁靜茹唱的《給未來的自己》,反正都是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用唱的也不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