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是傷春悲秋不長進

雖說是傷春悲秋不長進,但我總覺得小兒女態沒什麼不好,偶爾放縱一下自己的情感,倒也是件美事,況且情若濃時,真到傷心處,誰也擋不了。

上個星期,TechCrunch 的龍頭 Michael Arrington 寫了篇 Think Before You Voicemail ,開頭破題就狠狠的說 Voicemail is dead,當下就讓我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進入心情低檔,後面的文字完全沒心情看下去,腦海裡立時浮現退伍前兩個月找工作的回憶。

離開校園和軍旅生活,我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在一個做語音信箱的公司寫軟體。那是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一段日子,現在有人(而且還是說話分貝很大的名人)說,你的起點是個不該存在的產業了而且他還說 Please tell everyone so everyone will stop using it...。

退伍前,本想回到校園,繼續未竟的數學象牙塔之夢,但考慮家中的經濟負擔,還是壓抑住心中的渴望,在退伍前三個月,就抱了本“如何寫自傳/履歷”的參考書,照著書中例子依樣畫葫蘆,一口氣寄了二十封求職信出去。

說來奇怪,或許人生真有緣分一說,雖然那些求職信多半都有回應,讓我過去面試。但後來我決定去工作的地方,也正是第一個去面試的地方,也是給我薪資最高的地方。那是一個作電信業加值整合軟體的公司,公司的第一個軟體就是搭配交換機的語音郵件軟體。

那時 Dialogic 還沒有成熟,台灣不少公司自己開發語音卡,我就在那個時候為公司寫了一個可以在 DOS 環境隨時可以卸載的常駐程式(TSR-Terminate and Stay Resident),取代原本開發硬體的工程師自己寫的驅動程式(要用config.sys 掛載的 xxxxx.drv)。接著,我還為那張板子寫了一套程式庫,用現在的話來說,應該稱之為 SDK 吧。

簡單概括那幾年的日子,我在那裡學會了後來行走江湖必須的一身基本功,認識了人世間的暗流險惡,邁開了理解電信業 know-how 的第一步。在那兒,我雖然學會了在業界立足的基本功,也第一次嘗到被信任的人傷害的滋味。總之,我在那兒建立自信,在圈子裡得到不錯的口碑,也學會江湖的不單純,那是我職場生涯的第一章(Chapter 1)。

後來,故事在別處繼續下去,接下來的章節是關於身價、責任、成家、專業經理人和換跑道的故事,故事很長,我不想在這邊絮絮叨叨。總之,雖然第一章之後的故事更長,但沒有第一章就沒有後來的故事啊!

縱然傷春悲秋不長進,我還是要為自己的青春留點淚、發個呆、寫幾句悼文、喝點小酒、發個小瘋,不長進又如何?

至於 Michael Arrington 究竟原本要說什麼,我才不在乎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