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帝國』的邊界

第一次閱讀卡普欽斯基(Ryszard Kapuscinski)的帝國:俄羅斯五十年,是個奇特的經驗,他的筆下,初遇西伯利亞鐵路的經歷不僅是一段報導、一篇遊記、一章文學作品,也是一次伐筋洗髓的檢討與思辯,看得我冷汗直流卻又欲罷不能。


帝國-俄羅斯五十年 Book Cover
I. 初遇 - 西伯利亞鐵路

邊界這事連結者多少的受害者,流了多少血,受了多少苦!時尚未防禦邊界而被殺害者的墓園永無止盡;一樣無窮無盡的,是那些厚顏拓展他們邊界之徒的墓園。如果說我們行過這個星球,並在光榮大地上失去生命的人,有半數是在起源於邊界問題的戰鬥中輸給了鬼魂,應該是個保險的假設。

這種對邊界議題的感受,這種毫不諱言想把它們弄清楚、擴大它們、或者防衛它們的狂熱,不只是人的個性,也是地上、水裡和空中所有會動的東西活生生的天性,各式各樣的猛獸為了確保新的狩獵大地,一樣會把牠們的對手撕咬到死,就連安靜而溫馴的家貓,看牠是多麼努力、多麼的折磨自己,只為了壓榨出幾滴尿液來,以便在這裡或那裡標示出牠的領域來。

而我們的腦袋呢?用密碼來說,終究也是無止盡多樣化的邊界,在左右大腦間、在額葉與顱葉間,在胼胝體和小腦間,以及腦室、腦膜和腦廻的界線?腰部和脊椎神經之間的界線?

注意我們思考的方式,比如說我們會想:那是界線:超過了不行,或者我們會說:小心不要走太遠,因為你會超過標誌!尤有甚者,所有想法和感覺、告誡和禁令的界線都在不斷的變換當中,彼此的交織、滲透與堆積,在我們腦內有不斷的邊界活動,經過邊界、接近邊界、越過邊界,於是我們會頭痛與偏頭痛,於是腦袋渾沌;但也會製造出珠玉:啟發的視野、驚豔和靈光乍現、以及不幸是比較罕見的天縱英才

邊界始終是種壓力,甚至是種恐懼,較為罕見的深遠意味則是解放,邊界的概念可能還包括一種終結:門在我們身後永遠的關上:那就是生死間隔。眾神知道這種焦慮,所以祂們才會藉著承諾人類可以進入聖境的回報來贏得他們的信奉,在那裡將沒有任何界線,基督教上帝的樂園,耶和華和阿拉的樂園,全部沒有界線,佛教徒都知道涅槃是一個沒有界線的幸福狀態。簡而言之,每個人最渴望、等待及期盼的,正式毫無條件、全然、絕對地無窮無盡。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評估推薦系統(一)

備忘:在 Mac OS 環境安裝 Python 開發工具

[詩戀] 鄭愁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