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帝國』的偉大昨日

閱讀卡普欽斯基(Ryszard Kapuscinski)的帝國:俄羅斯五十年,總是一頁又一頁的欲罷不能,沒翻過一頁,益發覺得這本書的獨特與全面,她不僅是一個記者、作家的見證,也是一本談哲學和歷史的作品:


帝國-俄羅斯五十年 Book Cover
I. 初遇 - 南方 一九六七 - 亞塞拜然

「不好意思,我講起話來,可能會帶點民族主義。」這個好鬥的亞塞拜然女孩很有趣,一方面知道民族主義是個禁忌之果,另一方面又無法抵抗這樣的誘惑。我們站在一幅中亞的立體模型地圖上,她要跟我介紹亞塞拜然曾經多麼偉大(這就是她所謂的有點民族主義)。我告訴她,今天她想要呈現給我看偉大昨日的渴望,算是世界共通的衝動一個人不管到了那裡,發現在每個國家的人民都會誇耀自己的祖先曾經遠征至哪裡,人民似乎需要這種體認,說不定還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強。我告訴她,這其中必定有種代償的法則在運作,世界原本寬敞,但如果有個國家突然覺得它想要擴張,這一擴張可能就沒完沒了了。想想羅馬令人印象深刻的擴張,看看蒙古人把自己擴充到何其壯觀,土耳其如何擴張。此外,對於西班牙人的自我擴充,有人會不為之贊嘆嗎?甚至是威尼斯,明明是那麼小,終究在擴張上大為成功。

在邊界擴充以日益縮減為法則的今日,擴張是困難又危險的,所以各國必須改用一種深度感來滿足對幅度的天性,意思是深入歷史去證明他們的力量和意義,那是所有小國找到一種能令自己心平氣和的處境,他們自然會珍惜。幸運的是,若是仔細閱讀人類歷史,我們會發現每個國家,在這個或那個時代,總會出現一個膨脹或擴充的時期,至少是一股愛國的衝動,讓人明確相對的,在今日其他人類之間,仍得以保有一種特定的靈魂平衡。

所以我和這我明德亞塞拜然女孩站在亞洲地圖之上,往下看著亞塞拜然一度如何偉大,從高加索山到德黑蘭,從裡海到土耳其,.................

(翻過一頁....)

..............

由於一邊受土耳其,另一邊受波斯壓迫,亞塞拜然根本沒有辦法確保它的自治,公國的確存在過,但是它們的意義多僅止於地方。好幾世紀以來,亞塞拜然都只是波斯的一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