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ntioal Wisdom 的陷阱

蘋果橘子經濟學今天差點鬧了個大笑話,在念蘋果橘子經濟學的時候,作者在第三章 ─為何毒販還和母親住在一起 ─ 提到問問題的方法的第一步就是確認問了好問題,並且說從大眾所相信的想法,也就是傳統智慧著手,於不疑處有疑,是個不錯的起點。因為如果你問的是大家真的在意的事,又找出讓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說能推翻傳統觀點─情況就精彩了

作者又說所謂的傳統觀點(conventional wisdom),是著名經濟學家 John Kenneth Galbraith (一般譯作高伯瑞或蓋博瑞斯)在他的著作中所創。我腦子裡轟然一響,以為看到一件不可思議的謬誤。

我一直以為 conventional wisdom 這個詞就和 cliche 一樣,是個歷史悠久的詞,是在語言的長河中自然流淌出的鑽石,經過許許多多無名先人的琢磨,自然而然生成的智慧結晶,怎麼可能是近人所創?我幾乎要懷疑選擇這本書消磨時間是不是正確了?

上網查證之後,發現我犯了很嚴重的「想當然耳」的錯誤,在維基百科的解釋裡,斬釘截鐵的說 conventional wisdom 這個詞彙,是 Galbraith 在他的著作 The Affluent Society 裡提出來的,是指廣被多數人所接受的想法或意見 ─ ideas or explanations that are generally accepted as true。

在耐著性子多翻閱了幾頁搜尋結果後,更發現有不少部落格作者,提到高伯瑞與這個詞的淵源。

這時候,我只想到紅樓夢賈政的那句話:『
無知的蠢物! 你只知朱樓畫棟,惡賴富麗為佳,那裡知道這清幽氣象。終是不讀書之過!』

回到蘋果橘子經濟學,究竟傳統觀點和問個好問題有什麼關連,蘋果橘子經濟學的作者引述蓋博瑞斯的話,說明傳統觀點為什麼是接納新思想的障礙:
他指出:『我們總是把方便的事權充真理,要不然就是最符合個人利益或福祉的事,或是可以免掉我們辛苦努力或諸多不便的事。我們也非常歡迎最能提升自尊的事。』他也指出,經濟與社會行為『都很複雜,要瞭解其中氣質很傷腦筋,因此我們緊抓住足以代表自己理解程度的某些理念,好像那是救命的浮木。』
因此,作者解釋說:
在蓋博瑞斯眼中,傳統觀點必定簡單方便,讓人舒服、放心─只不過未必真實。當然說傳統觀點全部錯誤絕對言過其實,只不過觀察傳統觀點在哪些地方最容易出錯─比如注意某些思想所露出過於草率或自我中心的蛛絲馬跡─倒是提出問題的適當起點。
有件事倒要好生琢磨,今日所犯的錯,是否也是我心中所認可的 conventional wisdom 在作祟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