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戀] 陳舊了的Sentimental

夜讀林文月的《寫我的書》,序言裡提到她在一個元旦假期,閒步古書店,與一本十九世紀日本詩人們的詩集相遇,將書購回之後,為了對一群不相識的異國詩人表示敬意,她選出一首詩譯成中文,題名為《陳舊了的Sentimental》。

雖然我完全不知道這位十九世紀的日本詩人的一切,但是文字是有生命的,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滴落不已的回憶」和「熱烈跳動的心」。


陳舊了的Sentimental/泉浩郎

心遠處的地平之極
小小的生活的過去啊......
它與現在的心仍牢牢連接著
儘可以將這麼麻煩的過去捨棄掉
卻趕不走地藏著
陳舊了的Sentimental。

我現在忽然取出西裝
走在寂寞的野徑......
外套的口袋裡
有一封未及寄出的信
如今已不想投函於將忘的人的心臟
只好珍藏在懷中
陳舊了的Sentimental喲。

在我絞痛的心象裏
將忘的人的
悲傷的心情溢漲著
滴落不已的回憶。

未及寄出的信的心喲
無人訪的青春的暗室喲
佇立路傍的徒然的感情喲
獨行於曠野
我的心熱烈跳動。


後記:
寫完後才發現,有人和我一樣地感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