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屬於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

共悟人間-父女兩地書

摘自『論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

百年孤獨》的作者,我們熟悉的大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或譯馬奎斯)名滿天下之後聽到各種贊辭,但只有1981年法國總統密特朗說的一句話使他最為感動,以至使他禁不住熱淚盈眶。這句話就是:「你屬於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這是密特朗在愛麗舍宮頒發給馬爾克斯榮譽騎士勳章時說的,我一直記在心裡。每次想起這句話,我心中便會湧起不可抑制的情感。

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是什麼?它在哪裡?它是一個國度還是一個部落?它是黃花地還是百草園?它在此岸還是在彼岸?我既說不清也無法命名。也許老子的「名可名,非常名」,在此倒可為我辯解。你發現我在打破地理意義上的「鄉愁」模式之後仿佛又產生另一種鄉愁,另一種眷戀,這是真的。我的眷戀就是對於「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的眷戀,我的鄉愁也正是對於「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的沉思、憧憬與嚮往。

我們一生中,有多少次,可以無憾、無畏、無懼、無悔的對一個人說:「你屬於我所熱愛的那個世界。」

相關連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