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戀] 松園別館裡的詠歎調

旅行的第一天,在雨中開了百來公里的車,到花蓮市區用午餐。冬雨陰鬱而冷冽,帶著幼兒出行的旅人,無暇感受雨的「詩」意,只感到伴著「濕」意的無奈不耐。餐後意興索然的在市區逛了一會兒,最後決定接受友人的建議,到花蓮市水源街上的松園別館小憩。

根據網路上查到的資料松園別館建於民國32年的日據年代,原先是花蓮港「兵事部」 (類似今天的兵役局)的辦公室。二次大戰後,松園曾經一度作為駐防花蓮的美軍軍官度假活動中心,後來改由退輔會管理,民國85年退輔會一度想將松園出售給 民間蓋旅館,由於地方人士反對而作罷,現由花蓮文化局交由花東文教基金會經營管理。

別館的上下兩層房間,現在都作為展示和文化用途,時常有地方藝文活動在此舉行,從這裡可以遠眺市區和太平洋景色,是花蓮市區最佳的攬勝據點。

在別館小憩的午後,厚重的雲層和時斷時續的雨,把景色暈染成一幅冷色調的黑白照片,渾然不像從網站裡看到的松園那麼明亮(看看上面那張圖片)。清冷的景致,把心情從剛出發時的雀躍躁動,慢慢沈澱成閒適疏懶,只想坐下來發個呆打個盹兒。

剛用過午餐的腦子有點昏沈,已經閒淡下來的心情,只想對著眼前一片濛濛的水色(太平洋)消磨,什麼事都不做。同行眾人很有默契的不提起下一個景點目標的話題,不約而同的找個舒適的座位,拿出隨身帶著消磨時間的物品(果然都是有經驗的旅人),擺出準備在這兒耗上一下午的架勢。

因為剛剛用過餐,我怕久坐帶來胃部不適,想活動活動,在別館的兩層建物裡竄上竄下,順便看分明這棟有名的建築物,這一天,別館主建築的牆上貼著2007年太平洋詩歌節的活動內容,有名家詩作、陳克華的攝影作品「浮生夢遊」和詩歌牆徵稿作品。

沿著牆面一首首讀著,是旅行計畫裡沒有的詩篇,但是我欣然地閱讀這些不在計畫中的篇章。牆上貼的作品的主題多半扣緊「海洋」的主題,只有這篇詠歎調,感嘆時代真的變了,於是習慣和上個世紀的人們,一起走入同一個黃昏...


那一天黃昏,我們畢竟還是照原訂計畫,向著鯉魚潭去了,然後在雨中搭起我們住宿的營帳,那一夜,雨沒有停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評估推薦系統(一)

備忘:在 Mac OS 環境安裝 Python 開發工具

[詩戀] 鄭愁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