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談通識教育

我很喜灣看梁文道(他是誰?)的文章,不過他更新部落格的頻率很有風格,常個把禮拜(不過再怎麼久也沒有馬家輝稿紙以外更嚴重)沒有消息,突然在某個午後(比如說今天)就冒出個四、五篇份量很重、每篇都很耐咀嚼的文章。雖然有些文章是針砭香港地區的時事與社會現況,有時不是能很快的進去,但是耐著性子瞭解背景之後,常可以激發出更多想法。

今天(2008/4/24)中午看到他剛發表的「通識教育的危險」, 雖然談的是香港的教育政策,但和台灣的教改背景相對照,他提到所謂的改革破壞教育再分配財富和地位功能的疑慮,其實在台灣早就已經上演同樣的劇碼,如果這是巧合,那就未免太巧了。

梁文道強調所謂「學習的主要責任落在學生身上」的另一層意義,就是家庭的責任也更重大了,凡是育有子女的夫妻都會明白。而那些子女有幸入讀強調開放教育的國際學校者,也都心知肚明自己要比一般家長多花多少時間精力在孩子的學習上。因為這種開放的進步教育固然比較優良,但它對家庭的要求也同樣地高。換句話說,以「通識教育」為典型範例的教改,很有可能在貧富差距日增、貧窮兒童數目漸多的今天,進一步擴大而非拉近了這個趨勢

表面談的是通識教育,但是背後有個殘酷的問題叫做資源的分配,就像 Freakonomics (中譯蘋果橘子經濟學) 揭露的許多事實,做好事不見得是好事,有些事情雖然讓人難堪,但是越難堪的,可能越有好處呢。所以世間事,不是那麼想當然耳的。

其實,我們都明白梁文道的說法是正確的,要不台灣的教育界怎麼會有繁星計畫的想法呢?不過繁星真的是一帖良藥嗎,我不確定,至少從常春藤弊案看到的人性不光彩的一面,讓我不知所措,我能做的,只是複述一遍梁文道在文末的呼籲

推行教改不可以忘記教育改變社會利益分配的功能。日後學校的責任不是縮小,而是更大了。學生們因為背景造成的差異,必須在有充分資源和援助的學校之中彌補回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評估推薦系統(一)

備忘:在 Mac OS 環境安裝 Python 開發工具

[詩戀] 鄭愁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