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I dream?

自從上週感冒之後,生活極度失序,尤其是睡眠陷入嚴重失調(這算不算 disorder?)。白天吃了藥之後,頭暈的副作用讓我無法進行大部分日常工作,尤其是需要演算和詳細考慮的東西,當然更不敢開車出門辦事。若是真的躺下卻也無法入睡,只能在半清醒的狀態下上網,玩玩以前沒時間、沒機會真正親身體驗的各式各樣新服務。

晚上更慘了,吃了醫師為了讓我能入睡開的「夜咳」藥(我懷疑就是鎮靜劑),睡眠的品質極糟,雖然躺著,腦子卻好像有另外一個意識運作著,似夢非夢,難過極了。 今天早晨在半睡半醒之間,在 Friendfeed 上看 Kevin Fox 的一段話,格外有感觸,雖然這段話的背景與我現在的情況無關,但是句子內容卻又如此貼切:
I remove my contacts so I can sleep, and then I remove my context so I can dream.
記得中學唸書時,讀到古人遇到重大之事,需書之壁上紙上,爰濡筆為記,以誌不忘。今人如我,已不興濡筆這套,只消敲敲鍵盤,博文一篇,以誌不忘。

是的, Remove my context so I can dream.




又,如果有玩 Friendfeed 的朋友, this is my feed and activities.

Comments